橘子牌钓鱼竿(´・∀・`)

💙大野智大好き💙
💙领樣,耕太小天使相关CP💙
💙❤山组为主❤💙
💙致力于写糖事业💙
💙微博@橘子牌钓鱼竿__💙

【吉成】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

是什么时候成长为这样的怪物了呢。

内心深处盛着世人无法想象的爱和难以置信的恨,纵容着其中一方,状似潇洒的直面着世界与人性的黑暗却也会在无人的夜里嘶吼流泪。

 

吉本荒野与成濑领,弗兰肯斯坦与弗兰肯斯坦。

他们不曾面对面取暖,他们只是背靠背沉默着一同面对那可笑的既定宿命。

 

时间从来不留情面,一方的指针到了帷幕落下的时刻。

 

“你知道的,我们现在所处的每一秒都是战争。”

 

成濑领站在桥边看着远处海湾映出的点滴星火这么对吉本荒野说着,眼神平静悠远。

吉本荒野没由来的一阵心悸,伸手一把握住成濑领的手腕。

 

“战争必然会有死亡。”

 

吉本荒野手上稍稍用力,死死盯着成濑领试图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情绪。

而成濑领只是轻声笑了笑,抬眼看向他。

 

“死亡不一定是失去生命。”

“你不是经历过死亡么。”

 

眼神亮得让吉本荒野一时想不出反驳的话,张了张嘴没能说出什么就因为成濑领贴在自己唇上的手指而噤声。

他尝到了血液的味道。

 

“我希望以后有人能记住一个叫真中友雄的人。”

“虽然他只是一个被仇恨蒙蔽了的可怜人。”

“但他怀念神奈川边的樱花,能在便利店买到的年轮蛋糕,还有站在天台上看见的城市夜空和万千灯火。”

“他将忘记一切重生,所以也将忘记他从来不幸福。”

 

吉本荒野瞪大眼睛看向成濑领,最后挽留的话语湮灭在两人相贴的唇间。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吻,也会是最后一个。

倾诉着爱意,预告着永别。

这样漫着血腥气的吻足够铭记一生,不是最浪漫也不是最美好的,但最适合。

成濑领退开一步抬眼看进吉本荒野的眸子里。

 

“さよなら。”

用染血的手指在胸口的衣服上划出一道痕迹。

 

“許して。”

眼里漫起水色映出他背后的灯影。

 

“愛してる。”

利落的转身离开。

 

吉本荒野看着那人蹒跚着走远,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回到出租房照旧收拾好之后躺在床上。

嘴里残留的铁锈味提醒着吉本荒野,他抬手看着自己还残留着西服触感的手心。

 

绝对不会原谅他的。这种说了爱我还不负责的混蛋。

 

吉本荒野嘲笑着自己少女般的决心。

眼泪却没能停下来。

 

孤独的弗兰肯斯坦,凡人憎他惧他,殊不知他除了半颗斑驳的心脏便一无所有。


【领耕】雲

BGM【寺尾纱穗—雲】


——————————————————————————


突然起风了。

成濑领被风带来的凉意拖进回忆里。

 

耕太仰头看着天空的侧脸再次浮现。手里捧着冒着白气的热可可,在自己的要求下裹上的厚实外套,后脑勺上被围巾蹭起的发尾,甜软但却带着药品苦涩的唇,仿若天狼星一般闪亮的眼眸。

 

还记得自己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开口说话。

 

“耕太,在看什么?”

“在看云哦。刚刚有一只小兔子,现在…诶…看不出来了。”

 

被黏黏糊糊的失落声音逗笑,从身后环抱住他即使穿了冬装也不够圆润的身体,怀里的人倒是心安理得的往后一靠,断断续续哼唱起平日常听的歌。

 

『空は、いつも、悲し色ね』

『それでも』

『雲は、まぼろし』

 

最后一个音来不及捕捉便轻飘飘的落进风里,比那更重要的是一起讨论着多变的云的形状和带着醇厚可可味道的吻。

 

成濑抬手顺着凹槽描摹着他的名字,从指尖传来仿佛浸入血肉的冰冷逼得他闭上眼。

 

“耕太,又到烟火大会的时候了。”

 

已经过于消瘦的人依旧兴致高昂的穿上了水蓝色的浴衣,两人牵着手穿过人海将世界抛下,沿着石板路慢慢的走。

 

左肩上的重量,被微凉指尖紧握的左手,轻轻落在脸颊上的吻,空中炸开的烟火。

以及紧随其后倾倒的生活,愈加衰弱的身体,浅薄却用力的呼吸,逐渐失去光彩的眼眸。

 

还有尚未倾诉完整的爱意。

 

成濑领开始讨厌夏天,可那场花火太美好让他不得不怀念。

 

还记得那天阳光烤在身上的温度,耕太懒洋洋的晒着太阳闭上了眼。

成濑的天空中,天狼星消失了。

明明有着21克的重量,却被那穿过铺满日光的阳台吹来的风轻飘飘吹起。

乘着云去旅行,或是融入天空安眠。

 

脸上的凉意渐渐消失,成濑领睁开眼轻轻在墓碑前放下一束百合,起身离去。

身后是依旧泼洒渐染的悲伤颜色。


【吉成】H\A\P\P\Y[R18]

失踪人口的突然回归xxx


咸鱼太久,放点儿旧文除除草_(:з」∠)_


说是旧文其实是之前本子里的[我自己都快忘了xxx]


这里

为黑时宰疯狂打call!
我收回之前对你的嫌弃[土下座]

顺便来勾搭一下好友xxx
游戏ID 758775404903
推し已调整为满级SSR+黑时宰
欢迎横滨F4+乱步厨[wink]

《玻璃糖》开始通贩啦w


余量已经寄到,需要通贩的小伙伴们走下方链接www


点击这里


占tag抱歉【土下座】

【山组】Brand-new world(一)

全员向,主山组。

各种角色出没请注意xxx

第一次尝试中篇,更新速度大概不会很快…

标题序号与正文序号无关( ˙˘˙ )

灵感来源于 百年法 + 拉普拉斯的魔女 。大家查查书的简介就能跟上节奏啦[wei]

世界观很厉害但我文笔拙劣,大概不会很好看但我会努力的_(:3」∠)_

——————————————————————————

00

「当今人类的进步,或者说社会的进步是算法的进步。

    算法不仅是我们认知中的加减乘除,更是生物体进化与改变的规则和机械智能的运作法则。

    掌握最先进算法的人,便可掌握世界。」

01

“好了,今天的课就到这里。”
吉本荒野将阿克莱德[一种透明无色的新型显示屏]收进讲台缝隙,布置了作业后拿起已经不常见的纸质讲义,缓步离开。

“吉本,鸣海校长之前打电话让你下课后去他办公室。”田茂青志划动着屏幕上的课件,有气无力的说着。

“好,我知道了。”吉本把东西收拾进自己的大挎包,关掉桌上的全息造景。

“你就要走了?!”无意瞥了旁边一眼,瞪大眼睛操起小尖嗓就抓着他的肩晃了晃,“说好下午一起去听讲座呢!”

吉本被晃得头晕,拍开田茂的手然后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欠揍的笑容。

“是啊,毕竟您可是我校生物科学的中流砥柱啊,下午的讲座就请你自己加油吧。”

然后趁着田茂再次发动小尖嗓时溜出办公室,乘坐教师专用的电梯前往校长室楼层。

踱步在玻璃走廊里看着地面有序的人群与车流,吉本突然想起了蚂蚁——一种上下阶级严格的社会性群体生物,他们可以搬起自身重量100倍的物体,也可以轻易的被杀死。

刷卡经过第一道门,虹膜和指纹验证后进入这栋建筑几乎无人知晓的另一部电梯到达最顶层——这里只有一张实木制并且年代久远的大型圆桌,可以坐下大约十五人,可却从来没有坐满过。

窗边站着的人便是吉本要找的人。

“什么事?”吉本把挎包丢到木桌上发出沉闷的声响,环抱着手臂看着他。

“近期最成功的实验对象醒了。”鸣海凉介对他失礼的行为和态度习以为常,手势控制着在墙面上投影出资料,“希望你可以同他见一面。”

“你们是用什么样的花言巧语骗到这么多人参加实验的。”吉本连假笑都懒得摆出,几眼扫完资料,“没用的,他的出现只是一个巧合。如果实验者真的具有了那样的能力,我的建议是,销毁他。”

“可我们不能这么坐以待毙。”鸣海皱了皱眉,“当初…”

“还好意思提当初?”吉本嗤笑出声,指着下方的繁荣城市,“仰仗着他的才能躲过天灾人祸成就了这一切,现在又要忘恩负义的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鸣海看着吉本,吉本毫不示弱的瞪回去,僵持了一会儿,鸣海叹口气,抬手揉着眉心。

“他只是对你们失望了。如果他想,你们拦不拦得住他应该心里清楚。”吉本拿起包重新背好,“让波多野和渡海他们别费心思了,还不如在国内找一找他是不是藏在哪儿了。”

“吉本…”

“我不会帮忙的。”吉本一边说着一边走向门口,拉开沉重的红木门,“我也信不过你们。”

“交涉失败,还请另请高明吧。”鸣海闭眼听到人离开的声音,对着空无一人的会议厅说着,抬手取下刺入耳廓的超眼用力捏碎,从裤兜里掏出旧式通讯器。

“是我。计划可以启动了。”

02

“好的,我知道了。”

片山义太郎挂掉内线,收拾掉桌上的文件揣上证件准备出勤。

“怎么了?”邻桌的同事好奇的向他打听。

“课长说上面来了命令,说是要找个什么人…”片山整理好着装,歪头回想着,“具体的让我去市中区的搜查组了解…嘛,不是很懂,遵从命令就是啦。”

“真是好说话啊你。”同事丢给他一袋压缩零食,“辛苦了。”

“谢啦,走了。”片山接住东西挥挥手,小跑着走出警局。撕开封口尝了一下便丢进沿街的垃圾桶里,“啧。真亏得他们吃得下这种东西啊…”

这个世界完全被科技干预了。

家家户户装有智械管家不说,甚至街道两旁的行道树都是全息造景,连过去人们最为讲究的吃食也被人工合成的化工产品替代。

更可怕的是通过疫苗被强行延长的生命。

片山觉得自己活的够长了,对这样的世界也已经没什么指望,却又没胆子自我了结,只好暗自期待着发生什么革命好让自己死于非命。

当然,这只是一些臆想,片山依旧兢兢业业的履行着他的职责。

“打扰了,我是刑侦三队抽调过来的…”

“我没时间听你自我介绍。”一个戴着眼镜表情倨傲的青年打断了他,并递过来一份纸质文件,“根据上面的条件在第三区排查所有没有登记在案的建筑里的人。时间紧迫,快去。”

“神乐你怎么又这样…是片山君吧,我是龙。不好意思刚才打断您说话。”说话的是屏幕里一个长得和眼前这个青年一模一样却又截然不同的人,“刚刚已经将新的地图传到您的终端上了,希望上面的标记可以帮到您。之后的搜查工作就拜托您了。”

片山好奇的在屏幕和真人之间打量着,听到龙这么说一边查看地图一边好脾气的笑了笑。

“我明白了。那我出发了。”

敬礼之后退出办公室,拿起文件看了一眼然后撕烂烧掉。

「隔墙有耳,小心行事。」

事情果然不是找人这么简单。

片山伸个懒腰心疼一下自己的劳碌命,便投入必然毫无结果的走访工作中。

就像他所预料到的,跑了一整天,收获为零。买了瓶矿泉水靠在路边立柱旁休息补充水分,正看着来往车流发呆,一个冰凉的物体抵上他的后腰让他僵在原地。

“我知道你们在找我。”

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

片山急切的希望有人能发现这里的异样,可惜事与愿违。身后的人似乎发觉了他的焦虑和不安,轻笑了一声。

“现在可不是笑的时候…?”

“抱歉抱歉。不过我确实没有想伤害你的意思,你知道的。”

“要是你的方法再友善一点儿就更有说服力了…唔。”片山感觉到后腰上的东西抵得更紧了,赶紧闭上嘴。

“我来找你,是想你帮个忙。”一枚芯片落入口袋,那人的气息近了一些,“把它交给神乐,龙也可以。”

“为了让你有理由顾不上找我,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看着正前方。”

片山乖乖的按照他的指示抬起头。

“右侧那辆灰色的商务车会在3秒后启动,但很不巧的是在左侧距离这里100米左右的蓝色跑车会因为车胎的问题而偏离轨道。猜猜会发生什么?”

一声巨响混杂着刺耳的警示音响起,车辆在眼前相撞,人群骤然混乱。

“……是你策划的么?”

“还是那句话,我从不做这么无聊的事。”那人似乎有些不满自己的猜测,语气变得有些生硬,“放心吧,不会有人身亡,偶尔你也要相信一下当今发达的科技。”

“那么我就告辞了,虽然我不希望你掺合这些事,但我们一定会再次见面的。”

后腰上的压迫突然消失,片山也没有回头,而是跑向车祸现场亮出证件维持秩序。

他就这么消失了,可片山相信着他所说的一切。

一定会再次见面的。

揣进口袋握紧芯片,手心尖锐的刺痛感提醒着他刚刚发生的一切。

【本宣】SO&智水仙小料本《玻璃糖》



是的,我居然赶上了xxx

以下是一点点备注。

•歌单在网易云搜索就好。

•贩卖方式:妖都AO场贩,10r/本。有余量会考虑通贩。因为是寄售所以本猪精并没有办法和小仙女们见面可谓损失惨重【挠墙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xxx

祝大家AO玩得开心www


最后占tag抱歉【土下座

【山组】Identity[上]

突然诈尸xxx
大家好久不见(っ*´∀`*)っ

——————————————————————————

“又因为做同样的梦所以没睡着?”
“是啊…”

耕太没什么精神的撑着脸看着吉本豪迈的吃相,不知为何稍微被带起些食欲跟着一起吃起来。

“诶~都这样好几天了啊。”

吉本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拿着吸管胡乱搅着冷饮,冰块互相碰撞发出恼人的声响。

“耕太ちゃん再这样下去说不定会神经衰弱哦。”
“别吓我啦…”
“真的哦。”

看着这个向来不着调的好友突然严肃的神情,耕太赶紧点点头。

“知道啦知道啦…”
“耕太ちゃん给自己放个假吧~和我一起去旅游怎么样!”
“诶?你突然这么说…店里…”
“自己开店的好处不就是可以随时关店嘛~”
“就算你这么说…”
“は—いは—い,抗议无效哦。我回去订票收拾行李啦~”
“诶…吉…本君…”

耕太看着以一种奇异的走姿迅速远去的吉本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收拾着桌上的碗碟。
要不是因为吉本那外向过头的性格,绝对不可能成为朋友的啊…哪有第一次见面就对着人说“你真好看,需要男朋友么,能打架会教书特别能吃的那种”的。

换成其他人也不可能答应的吧!!!

不知道为什么耕太意外的觉得吉本绝不是像外表这么不靠谱的人,对吉本主动拉近距离的行为并没有抗拒,两人间的关系在吉本以“表白被拒了超伤心的你要弥补我”为由慢慢变成朋友。
就像今天这样,吉本总会擅自做些决定。

耕太站在厨房里又叹了口气。
不过他总是为了自己好嘛…就原谅他吧。

旅行的第一站是横滨。

和吉本并肩站在横滨海边时耕太还有些没回过神。
居然真的就这么任性的关了店跟着他出来了…

“耕太耕太!那家店有很多人诶,我们也去吧!”
“嗯…?好…啊…”

根本就没有在征求意见嘛…
无奈笑着被吉本拽着走进店里,霎时间鼻腔里充斥着可可酸甜的果香和面包厚重的麦香,标志着高等食材的优质香气让耕太一不小心着了迷。

吉本看着耕太认真的嗅着四处的味道没忍住笑了起来,不过没说什么只是抬手揉了揉眼前蓬松的头毛,招来耕太没什么威慑力的上目线瞪视,咧嘴朝他笑,手上变本加厉的继续揉,得到一记肘击才捂着胸口安分下来。

“耕太ちゃん你好狠的心…咳…”
“……我根本没用劲。”
“诶——还是关心一下我嘛——”
“……w”
“不关心我就算了还笑!¦•ˇ3ˇ•。)”
“www”

打闹着消磨无聊的排队时间,终于拿到面包的耕太迫不及待的撕了一小块塞进嘴里细细嚼着。

“唔…香味很正…吉本君可能有些吃不惯哦?”
“诶?我试试我试试…噫?!酸的…?”
“是啊w”

看着吉本夸张的皱着脸,耕太一边笑着一边把覆盆子可可递给他。

“多吃点儿习惯了就好了w”
“才不可能习惯啊!话说配上可可这面包味道还不错诶…”

两人沿着步行栈道慢悠悠走着。
耕太捧着手上尚且温热的可可,看向海洋深处,目光是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柔和悠远。
他自然也就没能注意到吉本落在他身上的复杂眼神。

晚饭两人在中华街吃了个爽,摸摸浑圆的肚子决定散散步消消食再回酒店休息。

无目的无计划,耕太只是跟着吉本到处乱走着,视线四处乱飘时,突然一只风见鸡印入眼帘。耕太只觉得路灯下自己的影子突然缠上脚跟,寒意浸透身体让自己动弹不得。

“……耕太…耕太?!”
“诶?啊…我没事…”

回过神,看着吉本担心的眼神安抚的笑了笑,揣在兜里的手汗津津的紧握着。
走回酒店后,两人商量了一下行程,或者说耕太听着吉本说完明天的安排,两人便都洗漱妥当躺下休息。

深夜。
耕太猛地坐起身惊魂未定的大口喘着气,冷汗浸透了背上的衣料。

“……”

看了看邻床的吉本,似乎没有吵醒他,小心的下床,尚且有些恍惚的走进浴室,闭眼站在莲蓬头下任由热水从头顶浇下,从梦境中脱离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的手像是握着什么东西似的颤抖着摊在眼前。

一如梦境里那般。
腥红与手上的水滴重合。

用力的握拳,晃了晃脑袋。

这是梦所以别再想了。
是梦未免也太真实了。

这样下去真的好么?

耕太抬眼看着镜子上映出的模糊的自己。

还没回过神的他并没有发现,吉本悄悄的走到了没有关严的浴室门边,唇角带着恶劣的笑容。

印量调查!!!

抱歉占了这么多tag[土下座


大家好,这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印调w

妖都AO快到了,突发出一个智水仙以及SO的小料本。


主要CP是【成濑领x富士冈耕太】以及【吉本荒野x成濑领】

(两个冷到南极圈和北极圈的cpxxxx)


主要内容

会收录一篇【栗原一止x富士冈耕太】大家可以到我首页查看w

其余大概会有 8篇未发表 和 2篇已发表片段的润色扩写


由于我是小作文写手,所以希望大家不要对篇幅有所期待xxx


封面排版校对什么的都是我和 @北极冰冻烧卖 以及一个基友完成所以本子价格约等于制作价格。

目前只有AO场贩的打算

价格估计在10—15r

想要的话就在评论留言吧www


这里是2篇已发表片段,大家可以看一看w

【吉成】   

【领耕】   ←这篇怕是会有大改xxx

【吉成】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

听了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交嵐里嘉宾演奏的钢琴曲]突然心血来潮写出的一点点片段。
觉得吉成很合适就这么写了。

————————————————————————

“你知道的,我们现在所处的每一秒都是战争。”

成濑领站在桥边看着远处海湾映出的点滴星火这么对吉本荒野说着,眼神平静悠远。
吉本荒野没由来的一阵心悸,伸手一把握住成濑领的手腕。

“战争必然会有死亡。”

吉本荒野手上稍稍用力,死死盯着成濑领试图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情绪。
而成濑领只是轻声笑了笑,抬眼看向他。

“死亡不一定是失去生命。”
“你不是经历过死亡么。”

眼神亮得让吉本荒野一时想不出反驳的话,张了张嘴没能说出什么就因为成濑领贴在自己唇上的手指而噤声。
他尝到了血液的味道。

“我希望以后有人能记住一个叫真中友雄的人。”
“虽然他只是一个被仇恨蒙蔽了的可怜人。”
“但他怀念神奈川边的樱花,能在便利店买到的年轮蛋糕,还有站在天台上看见的城市夜空和万千灯火。”
“他将忘记一切重生,所以也将忘记他从来不幸福。”

吉本荒野瞪大眼睛看向成濑领,最后挽留的话语湮灭在两人相贴的唇间。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吻,也会是最后一个。
倾诉着爱意,预告着永别。
这样漫着血腥气的吻足够铭记一生,不是最浪漫也不是最美好的,但最适合。
成濑领退开一步抬眼看进吉本荒野的眸子里。

“さよなら。”
用染血的手指在胸口的衣服上划出一道痕迹。

“許して。”
眼里漫起水色映出他背后的灯影。

“愛してる。”
利落的转身离开。

吉本荒野看着那人蹒跚着走远,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回到出租房照旧收拾好之后躺在床上。
嘴里残留的铁锈味提醒着吉本荒野,他抬手看着自己还残留着西服触感的手心。

绝对不会原谅他的。这种说了爱我还不负责的混蛋。

吉本荒野嘲笑着自己少女般的决心。
眼泪却没能停下来。